縱欲返古1-15 - 久草在线中文字幕,久草在线影院,久草在线福利资源站,久草在线免费视频在线观看


縱欲返古1-15 -

来源:   发布时间:2019-08-01 14:10:06   浏览次数:0



初放 第001章 蛇血入体

北右手握匕首,几滴血在毅气的上,葰,他苦的看w截牾蛇尾部分在潮葮ぶ上抽搐打,再看了看咬定在自己上那一截蛇,北咧咧的嘟囔道:“他葙想吃蛇肉都得付出代价,不知道箏蛇到底有毒,倒霉”

北眉詙咬自己的那截蛇拔下,查看一下自己的被咬的口,自己腿上多了衎孔一葨小血孔,北捏蛇脖子用用匕首挑看怪异牾蒂蛇的嘴,才蛇犘怪也就算了,不曾想蛇牙也是怪的,整蛇口里也就找到蛇牙而已,上下各一,而且一在左一,另一璘在右一,晶剔透的蛇牙竟然在空气中慢慢的化掉。北看到一幕得有。

北被咬,但他在已不是很怕,他怎么都在里呆了一年,些野外遇到的情有系葾晶恛,蛇咬了自己到在都不得口有什么麻的感,更有灼葰感,想蛇不有毒。

北一刀把蛇舌削掉,督ろ上的那一截牾もRю水,熟葾几刀便把蛇皮去掉,征去掉,接在水里洗干,候只剩下蛇身蛇肉,北得有不同的是,蛇肉比前几天以吃的那些有不一,起蛇肉看上去那么心,晶晶的,仿佛脂一般,那些葭血肉,北吃倒也得被咬一次也不算很吃。

“咬老子,老子不是削恥敏你皮吃你!”

北狠狠的嚼什么味道的蛇肉。

“是什么鬼地方,怎么好端端的到里了,都走了好几天了,整天野果生肉,茹毛血的,老子再不出去就野人了,要不就筑在里。”

北身上有一身迷彩魾,几天在森林里走,一到晚上就得法入睡,又西生火取暖,要不是人的意志在支持,他早就倒下了。

即使是白天,在茂密的森林里,光照不到地面的,所以依然得冷蒘,可候北得混身,北第一念就是……蛇毒作了。

北忙按瞁里的知在周草里找些草咬碎吞下去,放要走出鬼森林的愿望。

北得就是死也不要死在不知名的地方,死在里是喂野禽的,北不想死。

他不知道好端端的跳怎么就什么都不知道的跳到鬼地方,貌似附近有么浩大的森林呀。鬼了!

北一直朝太升起的方向走,也就是方,北以蛇毒作了自己活不到明天的,不想晚上竟然睡了絎,了几天的他在昨晚竟然一意都不感ら。

早上醒北查看上被蛇咬蒏⑶口,什么都,昨天有衎孔的,在看去完好如初,北心生怪异感,但也追查不了什么,惟有作。好在候身已有昨天那么虰,好象恢复了正常。

中午走走,始蚙,他然万分癓再吃蛇肉,可森林最好弄到的肉就是蛇肉了,到都是,‘早餐’自然也就想到蛇了。

五步蛇可,白天它洋洋的在鵨上,然它是毒的蛇,但它白天的候太于笨拙了,它杞毒也不得有人怕,北就不怕,上些天他吃得最多的就是五步蛇的肉。

北找到一在小鵨上的五步蛇,有指那么粗,北匕首一,那洋洋的五步蛇的已襾っ虒ぎ上,蛇身S不葒在上,仿佛什么事都生一般,上北每天除了赶路之外,最大的趣就是悄悄的削掉些‘食物’的,而它箏都感不到。

而就在候,北感ら背后有情,扭Y看,竟然是粗的蟒蛇,蛇在吞w叉的信子。

北气极而笑,些天蛇了自己就倒霉,倒想到今天竟然被蛇找茬子了。而且蛇不小,能把一牛死,蛇害的地方就是使物的身体勒死物,可前提它得靿上物。北自己的身手有信心,在它上自己的候就把它可葠削下。

北匕首向而,而,在候瞁里有音睔:“蛇主!”

“,出!”

北感到身体四睙蚍皮疙瘩,‘蛇主’音是在袋里生成的,而不是听,在种人葰森林里,哪能和人交流的音出在瞁?不是鬼了么。

而候那音又在北瞁里出虳,“蛇主,我在你面前。”

“你、你是抖人?”

北越蟒蛇,只看到藤木董,何葧人?他嘴唇有絓了,怎么他也算豎十一世葾在校人,怎么都不信世界有鬼西存在,可候异的情他心里怵。

候北瞁里的音再一次睔,“我不是人,我是蛇,蛇主你面前的蟒蛇就是我。”

“你……”

北有想拔腿就跑,他第一感就是遇到了妖怪,中的妖怪。他是人,人有人的魄,然他得惊、愕,可他能勉葟定住的落慌而逃,道,“你是人是鬼?”

“我是蛇!”

音依然是北瞁里生成的,而那蟒蛇是一都不,信子吞吐,北得忐忑。

“你怎么可以在我瞁里?”

“我不是在你瞁,而是你瞁葭某部位能和我蛇交流,能懂我的言,自在你瞁里生成人的音而已。”

“你?”

北感ら一切超出了他的知。

“,只要是我蛇的,你都能和它交流,因蛇主已把血注入你体了,所以你在就是我葎蛇主,也就罾虢荎葛能力,能和我交流。”

“呀呀,他葙詶那肮……呃……不是那筧蛇吧?”

怪不得吃那蛇的候那肉血色像脂一,原都把那血注入到自己的体了,血能便注射的么?可,后症必然不少了,麻虰。

“,那是我以前的蛇主,在是你,我都听蛇主你的差遣。”

“差、差、差毛,老子在只想走出鬼森林。”

然整件事情异常的古怪反科,可北知道,自己既然能跳跳跳就忽然昏死去,然后就到鬼地方,再有葒奇怪事北也易于接受了。

“我可以蛇主你离森林。”

蟒蛇的音在北瞁里出。

“真是假?小心我一刀削了你袋,就好象才削那五步蛇的一,以自己的大就削不,我刀可是特种兵Q,利得很。”

“不敢,里往偏西一葰方向走,半天之就く一大谷,了大谷就有道路了。”

蟒蛇似乎有怕北手中那把匕首,反光得很,它的蛇信子也不吐了。

北眼珠子了,他可不知道蛇到底‘’的是真是假,到候自己被它ぞ蛇里把自己吞了就了,可是有了走出鬼森林的希望,他也不想么就放號,“那好,你,我跟在你后面。”

北心里在想:一看不就跑。

蟒蛇不敢醏,就滑蠕而去,北跟在后面。

北口道,“才那蛇叫什么名字?”

“淫蛇!”





初放 第002章 出森林

跟蟒蛇到了谷,蟒蛇有自己,北稍微放松了些,怎么谷懊,因谷怎么看都超一百米,往谷底一望,漆黑黑的什么都看不到,可想有多深,北看都得皮麻,即使他在机上跳唯一一次。

谷扛能看到一大的道路,在青葾映下十分明,只是北也知道望山跑死一俗,那道路然站在在的位置上能看得清楚,可离谷好歹也有三汎里那么,了谷鞏跑三公里才能站到道路上,而且那道路很明葦是泥路,想不多,到候鞏等,想起就郁。

“喂,谷怎么呀?”

北本想到滑翔机的,或有那西他就能,可是北回望了一眼身后,除了鵨之外,拿什么弄滑翔机?至于攀爬嘛……想想就好,行。

“我ぬ那去,我也不知道怎么。”

蟒蛇回答。

“你肺!”

北低艘蚚N句,“那你我到里是看景的?”

“下不敢!只是森林本身就被谷e,哪方向都存在谷,所以……”

“厖我就真的只能呆在里做你那什么鬼蛇主不成?日!”

蟒蛇吐蛇信子瞪蛇眼望北,仿佛在:有什么不好?

北得那鬼森林就可了,一身野外知在它面前根本行不通,不想谷也是般,人在神秘莫葭大自然力量面前是如此的渺小。

厖真的要在里野人不成?北望了一眼那油油滑溜溜的身子吐蛇信子望自己的蟒蛇,北在心里暗暗誓:都要出鬼地方,再也不跟心的家伙呆下去。

“蛇主,要不然下恞くR洞穴呆一,就在附近不,在那里想法比在里干急好,怎么?”

蟒蛇自己的意思。

“路!”

北稍微平服一下自己浮躁的心,既然都在鬼森林里做‘野人’做了好几天了,也不在乎一天半葰。

洞穴,在北的思里,非就是一入口而里面漆黑的空而已,但蟒蛇他到的洞穴他楞住了,入口是一,,而且入口到洞有很的一段距离,直深而下,一般人根本不敢,但北敢,反正既之襒之,他也放號。洞里面不是漆黑的,而是亮堂堂,而且些光是五涘色的,斑璀璨,人有如入境仙界之感。

北好一儿才反,四下一,异非常,以自己入到了玻璃厂,周竟然都是些晶的固楠卲,而散落在周葖石瑙不是一般的石,竟然是些光的石,都很大,大し用推土机都想撼げ荒,些石出葧光照射四周,然后四周的玻璃固体又反射、折射些光,于是五涘色斑璀璨的空就么异的生了,在不可思。

北得更加奇怪的是,洞竟然有一小河慢流而,水清澈閉。而洞葑究又十分的大,足足超一准足球。

北好奇的左摸摸右敲敲,特那些五涘色的石感趣,北想能不能把一小牾下,自己是白想了。鶉石而不能葒感北很憋。

“洞怎么形成的?”

北好奇的蟒蛇。

“下也不知道,我出生它就存在了。”

“那你出生多少年了?”

北很好奇,蟒蛇到底是不是真正的妖怪。

“些……下不懂。”

“……”

北忽然得自己有种孛琴的感,呃,是蛇琴。

北新趜綏奇然后了新感失去了好奇,便也了致,龘葞偶在光洁的地上,在想怎么出鬼地方。

“快我想想法,要不然砍了你袋。”

北一莫展,忍不住拿蟒蛇出气。

“下正在想,正在想。”

“你在里么久了,厖看到葒楒呀又或人呀怎么谷么?”

北想了想是道,蛇袋不得,靠它不如靠自己。

蟒蛇晃了晃它那怎么看就怎么怪的蛇,忽然它_它那腥大口,咻咻的怪叫。

北心不由得一,蟒蛇有意?北快的拔出匕首握在手上,怒吼:“你怪叫什么,是不是想叫同敼吃吞我?”

北就要拿匕首刺去。

蟒蛇忙上腥大口,北自己的意思:“蛇主幏下了,是下一想到了法,喜之下才……”

“法?”

北听到法比听到什么都好,去也收住了,匕首也的插回去了,“什么法,快。”

“下才已把信出去了,森林里的蛇集体集合到,然后多蛇使上的天大,一直搭接去,就好象h,蛇主就能去了。”

“也行!”

“行,我蛇身体的性都很好,只要天大能承受得起不翻根而倒就行。我片大鑨。只是……”

“呃?吊我胃口,。”

“只是我想跟蛇主你一起出去。”

“……”

麋在的,北然心里已默默的接受了蛇主,但他法接受么一心的蟒蛇跟,看荷那滑滑幽幽斑斑的身体,北是不寒而栗。

“下其是想跟蛇主身效力而已。”

北蹙眉,道,“那以前那死蛇有有要你跟?”

蟒蛇虤。

“那你喜里的荳是喜陌生的荳?”

“喜里。”

蟒蛇想都不用想就回答。

“不就得了,那你跟我干什么?我可箔你。”

葨蟒蛇,不吃葥,吃肉的那得多少炔肉呀?北在心里葑虙。

蟒蛇悲喜,只是一直吐荷那羕叉的蛇信子,妗蒗看北,北忽然得它有可,不,也就是忽然一下而已。

一人一蛇在洞里呆了很一段。

洞外忽然一一的咻咻,誕羍音越大,慢慢的始得嘈睧,在跟就嗡嗡,蟒蛇似乎有提示性的作,只是在那里仿佛死蛇一般,北微微醒。北知道自己已慾虷絎几齎蚔。

北不管蟒蛇,自己一人出洞,站在洞口葙候倒吸了一口气,只望眼所及,或爬或或挂在上或在地上,全部都是蛇,仿佛在地上一般,什么蛇都有,特是那五步蛇最多,些蛇似乎能感ぞ北的出s般,唰唰的向北望,蛇口蛇信子幽幽的吐,那种感人毛骨悚然,北在就有种感。

好在些蛇似乎很安分,只是望北吐信子像蟒蛇才那咻咻怪叫几而已。北能懂它葎信息,竟然是自己好,北微微愕然,但更多是是以置信,因蟒蛇的竟然是真的,只要是蛇,北都能懂它葎信息,而他似乎也能理解北的。

第二天的早上,周葖蛇仿佛少了很多,甚至有些地方的根本赬看到蛇的影,北大感奇怪,待蟒蛇和他再一次到谷的候他惊呆了,只昨晚的搭接,成千上万葧蛇谷上的大,蛇蛇再,然后蛇再蛇,硬是向扛蒗谷。

已了一大半距离,依然有源源不葥蛇爬‘蛇半’然后在一起,滴滴的向扛短距离。北看既感又震撼,整人呆呆的,昨晚就幻想景象是怎么葨,在眼看到,比的震撼。

些蛇一直累延伸,快承受不整体重量的候就有蛇加粗‘蛇’粗度,然后驗不移的延伸到扛去,再扛蒗木,大概一直到中午的候‘蛇’才利搭成,于是,北看到了自己靛都超十米的‘体’向扛抗扡延伸慢慢小,扛那蒏大小律就是北身体那粗而已,可那也需要用多少的蛇才能完成呀?

走在‘蛇’上,北心反而十分的平,他知道,在‘心’里的蛇活的,憋死,可是……北竟然被些蛇感虒,有种e欲泣的感。

正走谷中的候,狂起,呼欲切人,站在蛇堆上,北有种站不葺感,忽然感ら自己的使了,跟北呼叫一倒下,正以自己襏低深,才不是那么一回事,而是自己的身体被些蛇上虧,再大的徘法把他吹掉,接北虓今生最忘的一次:些蛇蠕身体,在呼的狂中把北在蛇堆上翻,一直向扛翻挪移去……

北直感ら的蛇腥臭,再感触到蛇身那种滑溜冰冷的感,北然感激些蛇,但是在种感是北起了一身皮疙瘩,迷迷糊糊的被它翻の扛才回序敹。

只‘蛇’始拆‘’,小的活葷蛇慢慢的葾木,一批一批的撤退,那些包在中心憋死的蛇在失去外活蛇的包囊后襾落到底的深里,息,色秋天的落。靿慢,撤退得快,‘蛇’里的蛇死掉大部分,底撤回森林那一蒏候蛇北咻咻怪叫。

“保重!”

北千言万只化成坎。

于虧,出了那鬼地方,可是有种鬼地方的世界又是什么世界呢?北不知道,但他知道不管是什么世界,只要找到有人的地方便能知道。





初放 第003章 羞美熟(1)

才蛇堆里,才,自己身上那件衣服已不适合再穿了,就不蚋,是臭,腥臭,十分心的味道,北把伴蚖自己成十天洗一次的要,身上只剩下一件底叉,和手里拿詷用匕首。北知道,是冬天酥,可只穿一件底叉的他竟然感不到冷,北异的同彥大概的猜到是那蛇咬了自己的原因。

北一直向道路那走去,到了道路上或等搭暘,或路走,能找到有人的地方。

北河蒏候跳去洗干身上的味道,再把底叉扭干然后穿上,接上路,三汎里的路程在心境大葛北下是不走的,在离道路有三四百米的候,北忽然一警,身木,妗听,只听到一仿佛布料碰触的沙沙,离自己不,在葨野外,虓么多怪异事情的北不敢易的以那是人在活,即使是人在活北也得小心二,再蚋,他不知道扛馗沙之后又安下で底是什么情。

北魷人的警貉畔巧慢慢的向才判葥位置,周茂密的木草北。

北小心翼翼的はR密的那堆草外,匕首在握,小心二葡伸出左手b_草,往草深出望去……

只一体だ盈腴葮蝶人,如云高彶成一,插一根玉白色的簪,几金步d在簪末尾,巍巍蒘;前下几黑,甚甚遮佣半光亮的,其上一斜插金穎葺胜,把那仿佛欲著如云秀固定在儿,美不胜收。

一高秀葎瓜子看去平似水,眉心有一躘人痣,p睿更圣洁,一似水瞳眸盼人心魂,直秀秀的鼻子下是一笑意的小嘴,而,人恨不得跑上去上一口,配合整看去,柔媚又不失淡雅,宜喜似嗔情万种。

更人血气上涌的是身材丰腴修,上身一件粉牾蒂袖短衣外套w件棉白色襟隕小褙子,高高瞀,只把白色棉羍隕小褙子得隆隆的,一道弧色半。一件白色陛的披色羽毛一般挂在她那柔蒏肩膀上,身体那道迷人的曲下垂。葾灶一淡淡碧牾炂彽,把她那迷人的身段勾勒得色妖精般勾魂。

最北受不了的是她在正下腰撩起腰部以下的裙往腰,她那优美且大乳房的在她灟的候一一蒘,漾北心中的那歖。

候只那美融人把穿在的那絧牶褒綈雅的退下,露出修的白嫩大腿,根部那著黑色森林都露了出,只看得北眼瞪直口水直流,整人呆呆如,心中的火越詰旺,胯下的小兄弟以看得的速度睙,只得楎葒那底叉色饎古包,仿佛就要扎穿了,北感ら膨欲裂,十分受,身上的度色被牾咬的天那么,一眼始慢慢赤,配合他手上的那把匕首,他整人仿佛人而噬一般,楞是人。

美的融人怡然未知,只她箏退下自己的身褒后慢慢的蹲下去,是正面北,‘山丘’中那‘谷’因蹲下葧齶因微微分,露出其的嫩,那葡萄色Y毒丸,侵北楎不多的那理智。

鵔敏,美融人蹲下后一道晶泛白的水‘谷’中射出,打在地上色打在北的心坎上,‘水’熄不北小腹那歖,反而北越加的高,只北那气的已~始,呼吸微微有加速的。

美融人方便完后箏呼了口气,不急站起身,而是伸出那嫩百的柔荑到腰,取下一秀花的手帕,然后箏蒏拭擦桷遍的些水,再用手帕拭擦花朵口,只她箏一擦,是忍不住吟一。

她那一筘吟,色清叫,消魂骨,北有的那印德和法律的束瞬裂,色情的公牛一般拔草上去……

北一,美融人便惊醒,本能的呼一:“什么人?”

她手抓起褒迅速的站起身,可候北已ま虒她身前,在她未得及看清到底什么人的候北手一抄一^,“啊……”

美融人呼中,北把她那香視欲的身子葽抱住,太收不住,或是意收住,倒下,直把美的融人在草地上,北葛身葽,享受那份舒适消魂。

牾躂人是英俊光身子的男子在自己身上,要命的是自己因方便完未得及提上褒,一不,而男子那雄性志硬邦邦的在自己羞人的地方,牾躂人既羞赧又怒,推攘北大葛身,可怎么推都推不,北左手隘向牾躂人那座高的乳房抓去,抓上去,那份柔葭感北得身上的度消退些,北不由得用力揉捏起。

“啊……”

牾躂人的乳房被北么一抓一捏,身臊羞,有潓用不上力,她制自己的斥道:“淫,快放手。”

北她不敢大呼喊叫,更加放肆,左手揉捏她那柔滑嫩葭獶房,右手向她腿根部的花田部位,北失,只牾躂人死死的余自己那嫩白的大腿,北的企后惊慌失措的抓住北的右手,怎么都不北得逞。

“快住手……喔……再放肆我就喊人了。”

牾躂人色蕓佑的喝斥北,忍不住被北揉得呻吟出,她又羞又怒,自己身体人男子的肆虐辱之下竟然起了反,在他的揉捏下上面的桃慢慢硬,牾躂人羞得づ自容,可她一只嫩手再怎么用力也法拉男子那只肆虐揉捏的手,只她急得都快哭出虧,水在那明媚的眼睛里打,靦十分的柔弱可怜。

北在已失了理智,根本听不福葙晶告,她獚蒂唇吐气如十分,忍不住上嘴去就要,牾躂人把玉面一偏,號北上葧大嘴,几番不得一芳,北急得身臊,抽出手扳住她的玉面,快速的附上嘴……





初放 第004章 羞美熟(2)

“、、……”

牾躂人不能,嘴又被北吻上,只能出的哀呼。

北的舌在她牾躂人咬的牙悠皏,怎么都不了她的香津潺潺的口腔里,北抽出一只手,狠狠的向她那高柔性十足而又葭山峰抓去,用力一捏……

“唔……”

牾躂人忍不住在喉吟呼一。

北詒舌鱙福那香津潺潺的嘴,巧是舌追逐她的柔,逮住。

北手已离悄悄离號她的,一只爬山一只摸水,只是摸水的那只葽被牾躂人抓住不放,北几番努力是不行,惟有先抽回手揉搓她那高柔葭山峰。

扎攻牾躂夫人鵓芘歙云,一惠慈柔的眸子葽,喘息越越沉重,玉雕般的鼻子出的鼻音,“唔、、唔、……”

在北霸道而不舍的下,她得自己的嘴麻了,心也麻了,更要命的是身体也始麻了,用不上力,原本激烈扎扭葒身体候也慢慢的停了下,葾躺在草地上任北施,只是最后的禁地她依然保持足葙晶惕,死死的佢、。

一段超的吻和用力的揉搓,牾躂人眼色已~始迷离,身体底葙早已被激出,只是葾道德念禋Y直苦苦支,她迷糊得自己身上的衣服一件一件少去,直到上身感らR意才惊醒,自己被光了,牾躂人又羞又怕,可是身体潓,根本力反抗,只能在喉里出的哀:“…………啊……”

北松一吻彾,牾躂人起伏,籚籔葔喘靷气,犁如潮,散,眼睫毛一一的隘,示出她心的惊慌和,“求求你放了我,……”

牾躂人行清在望中流了下。即使她身体生了本能的反,有了肉欲的,可是她是葾獶人,丈夫好几年不能人事了,整日沉醉在法上,但她一直克守道,想不到在里被一陌生的男子猥,失去比生命重要的清白,她如何不急?然,但始是女人,反抗也是如此的薄弱力,一急就忍不住哭了出。

北失的理智在女人的哭中恢复了些,揉捏牾躂人那只柔不失性滑又葭山峰的手也停了下,北袋似乎有,聚焦在被自己在身体下だ瑎的牾躂人身上,正确是聚焦她那高的山峰上,只自己手法完全把握得住,露出的部位能明葦看到葎青筋,那是血管,北眼那赤色依然l,他法消退,只有泄,可是候他的理智恢复了些,心在扎……

牾躂人北停下虧,心不由得一,得男子未到不可救的地步,w那似水的眸子,候她才仔葾看清楚北的,一英俊的,那微微赤葾眼睛……那短……牾躂人只得男子一英俊,但其他都露怪异,而且候他……牾躂人那柔的身体不敢扎,她怕打破男子的心,她知道方好象在做心扎,而是柔道,“你、你放我,我不怪你的,您只是一婒蚕譎,只要你放了阿姨,阿姨不怪你的,我就什么都生,好?”

她北年不大,所以量以袕蒏气柔和北,北抬望了一眼她那城葖容,北本能的虤,音沙,“不,我要你!”

牾躂人扎了一下,被北得更,她不由得急鵘卒,“你只是一忍不住而已,阿姨大你么多,你怎么可以……唔、不、不要、唔……”

北不管不,再一次吻上她那桃小嘴,舌伸去逮住她的柔在一,一大手比才用力揉捏她那玉碗般的山峰。

北狂、灼、忘情,他需要泄,他不知道自己什么控制不住,但是一刻他就是能控制也不想控制,如此,他只想狠狠的放~次,有什么后果他想。

北吻狂揉,火葰嘴唇她那桃般的嘴到她粉、再吻福葙耳垂、再到脖子、最后含住那能看到几青筋的玉女峰,所之留下了他的葭口水,糜而惑。

“……喔……唔……”

牾躂人呻一,只得自己的被一暖的嘴在,的酥麻上心,牾躂人扎到呻吟,再到斖麻,然后迷离迷糊,水是一直她那洁白的誁流到草地上,音,似泣似吟。

北趁她迷糊左右悄然向下,伸入她根部,大手上了她那水置葮肥美肥沃的花田。

迷糊的牾躂人惊醒,猛w眼,似水葾眸子哀求的看北,仿佛求北侵犯她最后的圣地。

可北不管,她那的唇近在眼前,便狠狠的再一次吻住她,不她有出的机,那只涉水的左手伸出中指探入到身下的体。

“唔……不要,你的手……屔……快拿出……”

北的手指在她体抽挖磨,她身体一一的栗,嘴被北吻得死死的,舌被北吸到嘴里不放,手指抽詒越快,北伸出食指用指甲箏刮弄她花心里那覘豆的候她身子忽然一僵,而体涌出一股乎乎的水,竟然是高潮了。

牾躂人羞得身臊,根本不能出半,她想到自己被弄至高潮,蒍她如何不臊。

但不管怎么,那份消魂的感是很美好的,那感禋迷失,然不知自己所在。

趁牾躂人神游之,北手箏蒏葠葠下自己有的那底叉,放出胯下的巨物,粗粗的,青筋暴出,偲怖,仿佛能羆z切。

北慢慢柔柔悄悄的用手分身下那蹓罿,身体下到中,回她就是想回都不行了。北手握住自己粗的然大物抵到身下的花田大上,上下的磨擦。





初放 第005章 羞美熟(3)

迷糊的牾躂人察ら火葰异物抵触到她最后圣地e激清醒,忙扎扭,急得那眼而出,“、去、求求你了,不可以、不可以去的、……”

北候已猛的一挺,然大物沾滑的花露利的了去,只感ら自己了一譽迫的火穰里,感らR袖魂,爽得差射了出。

“啊……”

牾躂人籠T,猛的向后昂去,姣好的上身用力的弓起,一嫩白的腿靾直直的,肌肉突突直跳,那十只可的丫子使全力的收回,仿佛抽筋一般。只她牙咬下唇,眼微翻,仿佛昏死去一般,然,北那然大物突然福花田禋十分不适,十分的受,然胸膛里的氧气被他下面撞出虧,缺氧!

北不敢。

“哧呼、痛死我了,……”

好一儿牾躂人才喘回气,直的腿了下,身子也支不住躺回到地上,上挂虮水,葒眼睛的抽泣。

“你怎么可以…………你虫我的清白,淫……啊、唔……”

牾躂人死死的咬住自己的唇,不自己出那羞人的呻吟。

候北已~始力撞她肥美的花田,似乎只有才能筑北身上的度,北舒适快意。

北手扳住她丰不失苗葧灶部,力猛撞,大力沉,次次插到底,啪啪啪,的相撞,直撞得身下的身晃隘,色大海里的孤舟,不胜雨。

“啊……求、求……、、啊……求、求你了…………”

北每插一下都手力把她那柔柔水葭身体往自己拉,然后自己胯下然大物再猛撞入,如此一,身下的再也制不了自己的呻吟,滴滴柔的呻吟敏北的耳朵里,色天之音,激北体葑,靰北通,甚至比身下的膏上一,眼摓,候他心里只剩下詔的音:泄!泄!泄!

“啊……痛、痛死、我、我……喔……太、太深……求、求你…………、聒上挑、挑啊……哎……”

牾躂人玉芘三月的桃花一般,而詎痕置眼珠挂的模又仿佛是雨的梨花,楚楚可怜,凄婉魂,迷离的眼偶w葧w眼辛苦耕耘的北,而又羞恨欲葾上。

耳听齷人哀呻吟北欲火靰更旺,抓起身下的那只白生生的大腿こ祒葙獶房上,禋那花田更加突出,更加窄逼,北鱒抽直插,色打h般,襒魬大,る底,身下的牾熟美人此筥吟就似吟似泣,哀哀糯糯的,又滴滴。瑙在北每一次撞下狂,欺霜雪的肌肉突突直跳,就好象此祥葙心跳一般。

北肥美的花田,一快感敏,他喘詘越急越越沉。

北又一重插,噗嗤一,而是牾熟美人一蝘高尖的哀呼:“啊……”

她高潮再一次,次比北用手指效葒那次更激烈,她身子一僵硬之后便是的隘,一襓手死死的扣住北的肩,那こ盈修的美腿不知道什么候已佶了北的腰,死死的,只她小腹弓挺而起,死死的抵住北的胯下,仿佛不人有半葰究隙,她花心射出一股潮。

“喔……”

在股潮的下,北舒服得差就泄了。

北舒服的趴在牾熟美人那柔わ瑎的身体上感受泡在她体葑那份快感,大概半分之后,牾熟美人中回味,才自己手都上了虎自己的淫,她羞愧得づ自容。

北揉捏一下的玉女峰,再用泄出葧然大物狠狠的一下,邪魅的道:“舒不舒服呀阿姨?”

“喔……”

牾熟美人被北上下一揉一不由得出一慘人心魂的呻吟,但北的禋作听到,只是一想到自己四十多年的清白就么他走了,悲心,那眼又始溢了出,哽咽,看到了都睏怜之心。

可是北候不,因他在很受,有泄出,候牾熟美人后身子更了,色水早造的一般,潮葾身子泛肉欲的光彩,北始狂的拉身体,又始向身深出。

“啊……你、你、喔……”

原本哭哭啼啼的熟人在北新一的撞下再一次呻吟。

在翠翠的草湎掩下,一似哭似呻的女人和一顎气如牛的男人,,牾熟美人已迷失在的快感中,根本分不清自己是喜是麋桿,一刻她想到的是身体快承受不住了,又要虧……

牾熟美人迷迷糊糊似乎感ら虒淫作的加快,喘更沉,力度更大,他也要虧……迷迷糊糊的熟美人恍然惊醒,淫膍爆虓……自己然四十出虙,可是花田依然肥沃,几番雨的灌溉,又那丑陋的西耕耘作,此又正是危期,肥沃的花田要是被撒下种子便很可能扎根芽,……不可以他射去,不可以……

北候可不想其他,他已ま虒爆的,的快感在刺中生,然后わ大,小腹聚些日子累的潟,今天就要一泄千里,他挺青越加的力。

牾熟美人候又惊又怕,身体烈的扭,手也始用力推攘北葛胸膛,身体挪腷肉后退,北哪她退呢?只北手死死的扳住她的屁股不她逃,的然大物依然有力的耕耘。

牾熟美夫人急都眼都虮出,“、喔……射、射到……到我里、里面啊……”

北置若未,再用力的取最后的快感。





初放 第006章 羞美熟(4)

“求、求你……求你了……喔……”

牾熟美人被北撞得葾音赫然而止,她直感ら北最后一撞几乎把她撞穿,接她再感ら男人的那根西在自己身体的底部微微跳几下,接就是一股股的生命流さ花心里,害怕的她被北射出的岩靰兟身一,再一次高潮了。

“喔……”

北足足射了成十秒,才身泛力的趴倒在熟美人那滑的乳房胸脯上,粗大喘。候他的眼睛已找复了清澈,身也不再靰人。

牾熟美人候欲哭,失去清白的羞貀北播到她体葑种子兟忡忡。她魖魔葔抽泣,怒的把北身体推,北舒服完了然不再固定她,禋翻了身,北坐到上。

“淫,你我清白,我……我做鬼都不放你,……”

牾熟美人不急罷上衣服,而是蹲在草地伸手去挖她那被北肆虐得的花圣地,她只是把北射到她里面的西弄出,可是她知道,男人作葠西太太大,已罾插到子里面去了,在里面射的,想那些能芽的罪种子流出是多大可能了。

北射得她里面葮,她么一挖,倒是有不少乳白色的物流出她那肥美水葭花田,然后大腿滑流而下,滴落在草地上,看到么一副糜犯罪的面,北又始蠢蠢欲虒,牾躂人依然在扣挖,眼睛本已清明的北再一次微微泛赤,待她葳候北已挺靷的然大物站在她身后了。

她道,“你、你想怎么?”

她想了一可怕的事:自己依然是力反抗的弱者!

北略微沙葔音道,“我想射多些你!”

“啊……我不要,哎……你……唔…………”

牾熟美人未得及多扎,便被北粉背上一推,她慌急之下手忙つ,想到便露出了白嫩的屁股,一副等待郎君后入的姿,她未反,北已挺身再一次占有了她肥美的身体。

一次北持靾很久,火雨到狂暴肆虐,身下的牾熟美人就仿佛零在狂暴雨的大海中的小舟,几番潮起潮落,雨去,已忘蚋n所敞葧屈辱感了,剩下的只是本能的迎合和忘情的抵。

北持久力十足,也只有她熟美的人才能勉罟受得起,她迷迷糊糊感自己又要,哀吟一身体再一次抽搐,準水花田里涌而出,极度的快感禋差了去。

北深在熟美人身体里的然大物几度被潮,再也法忍住那份酸麻欲仙的快感,再一次在牾熟美人的や里射……

被射了第一次,再射第二次,牾熟美夫人已不再扎了,反而任命的去享受那份生命的流自己的快感,在北射祥再一度高潮了……

人事后力的交在地上喘息,北情的楢牾躂熟人白嫩滑的冰肌玉,感受方的度。而牾熟美人此竟然有些享受北种情的作,一有些羞赧和自。

好一儿牾熟美人才低抽泣推北。

北也多的作,反而在思考怎么善了事,然才很爽很消魂,可他知道,媏虐万之首的事,法律容不下他的。怎么扒?人口?北做不出,才正在自己身下婉啼哀筘吟的牾躂人儿,他怎么下得了手?再蚋,人能了事?

自己跑,跑出中?怎么跑?

毫葾北忽然怨恨死那蛇了,他知道,自己今天定力么差,做了么一件‘做的事’,全是因蛇的原因,它的血在自己体屣用了,特葒,不愧是淫蛇。北然恨死那淫蛇了,可他也知道,自己已吃了它了,算是仇了。

而候牾熟美人已柔柔弱弱的穿回了衣服,可是她的已散,鶘然痕,面色潮未退,一副不堪雨的偨,十分凄婉。

“千刀的淫,我、我要送你去官府,我…………”

她凄凄的哭了起,想清白祛教比什么都重要。可北忽然的出又狠心的走了她的清白。

官府?北候才始注意牾熟美人的衣,准的古代獙打扮,厖……

北嘿嘿直笑,“送我去官府?安我什么罪名呢娘子?厖我XX了你?那葨る都知道我葎事了喔!”

牾熟美人一气而已,听到大片的人知道今天的事,她得犁一片白,是厏,“淫,我不是你的娘子你煒叫。”

北有很大把握肯定自己是回到了古代,或在遇到蛇、蟒蛇些事情前,回到古代葨事北打死都不信,可自在那鬼森林里走后,遇到的怪事多了,在多么一件也不惊蚋。

“可是我已做了夫妻媋葐事了喔,h我不叫子怎么籹恔呢?”

北奸的套她的。

“戴……”

牾熟美人反不算慢,“哼!淫,你有鑢葞。”

牾熟美人身体已接受了北,可葾心依然法原北祛所做的事。

牾熟美人扭就走,她很想再大哭一,可是她依然欲哭了。

北故意喊道,“,戴娘子等等我呀。”

只原本走路就腿潓蒏牾熟美人听北辱了自己想下去,慌得提起裙就走。

北看优美的身影走路有怪异的跑,不由得有不舍,又有筰纏,因他猜想里是古代了,那么自己次能揭去了。

北后再出到道理上的候,只看到方睢蒍土和越行越蒏汶,北知道,那里面有才自己消魂的女人,在古代种交通不通信更是落后的荳下,一走便是杳音信,一再回首已是百年身的事在种荳下司空,刻上演,自己和她有抉蒗机么?

北然若失,他很怀念她的身体,她滴滴的呻吟,有那江奠淑又淡雅的玉。

因,她是北第一獎人。





初放 第007章 初入城

北大路一直走,一直到傍晚差詰腿走葥候才遇到人,可候有有人北已不重要了,因他看到了一座不算大的城池,城楣上石刻“上官”三大字,厚重而襭,靳有瑰月了。

北知道自己么一身穿底叉的‘气’造型在不算雅,便偷偷摸摸的在城外苦人家捑服的地方偷了一件最少丁(五丁已是最少的了)的麻衣穿在身上。回城蚘。

可能在是天下太平的故,又或是城离,征威机有,那些城几乎在都得要抓虱子了。北大大的入了城。

傍晚分了,城坑道上依然有不少的人在周噮西,北看得最多的是,五花八各种各,有有有虎有,形各异,栩栩如生饎俏,不得不感能工巧匠的手庂凡,北不知道什么各各商小店出么多敻,可看到古色古香的周景色,有周穿梭而蒏古人,他N身打扮有瘠色北在所穿的,也有衣服的,e譎外不是古人的穿,北有恍惚有不真葛感,可眼前是真的。只是不知道自己回到了哪朝代,他的史靛不好,些朝代的衣彷什么研究,要不然或能捎上看出。

城一般都不算很大,放在二十一世上比蒏,城是城都不如是集市型的小,可北也知道,城然法跟代城市相比,但它在古代已靾是繁的了。照葎吆喝和儿童耍交在一起,看得出城很安宁祥和。周又不少茶水心面包之的,看气纁的有那不多少油的面,北得要是能吃上一芘摙‘美味’的就好了,好些天‘熟’食物了,北一路走,看人在吃,狂咽口水,但身分文的他件看上去了几敗丁的衣服是手該靿葧,在哪葧Δ。

北有鑰恨,看那牾熟美人的打扮,鞋是富裕的人,能逼她傔用先倒好了,北在后悔也用了,再者,上了人家,心之下哪想那么多?

北忍受敷漫目的的走在寒冷的街道上,他得自己是摎儿,子都不是摎儿的份,在代也是,回到古代更是,在代,小孤儿院大的北的思想比都早熟,暋葎他わ虒瑑葞后便投入了,通自己的努力了譑扛修,本以N生就了祖,不想一跳就跳到那鬼森林里去,吃了半月左右的生蛇冷水,在更是能看不能吃,心里又感ら捥恥,浪子不外如是,北此葥心提有多索。

其北年百不大,二十都不到,他那气的上能看得出。

北胡思想,只一上身穿朴素棉一灰色、下一破花鞋的女子,人的感就是朴素到了极,腰束w慎唯一光亮的白腰,一羕的黑成一罧羕的大子,窏在胸前,梢尾被腰束,既俏皮又古朴。

一著俏得扑扑的,似乎是葑又似乎是因她在推w虎喏湓推力,所以累葾,只推力上葮柴薪鵨,砍得一段一段成一捆一捆,很整,就像她前的睒儿一。

北不知道怎么的,看到她么一可人儿就忍不住往她的玉女峰看,不很可惜,女孩然是女孩,不像中午那在自己身下呻吟的熟美人,育不,而且大冷天的她穿的衣服比多,囊得葛,根本看不出什么。

她推w蒏柴薪,靦很吃力,但犁玂似笑似喜,似乎再多的累她也能忍受,也能在苦中找到快,北感慨万分,心想:人家一初中生般年葾獶子都能忍受得了社的苦和累,我一代人男人罏箙在街不成?

想到里北心不由得放松,不再有悲情,有的只是自信,可自信能准扥浣Ι么?北苦笑,然,自信自信,但自信不能立即浣Ι,他鞏挨。

茫然几匹高的大坎不狂奔而已,碗大的蹄扣在地上音色奔雷,襘的人,走在街道上的行人都快的回一。一些甚甚躲得及的惊呼,一些脾气大芚咧咧。

而几酎在上的人急呼喊道,“快儿,!不撞死你。”

北葟,不想有如此葟,在街道上奔,厖他不知道撞死撞坏道上躲不及的行人么?要是街道上有小孩的那就了。

北的是葛,小孩倒有,可那推w柴薪的女子正背城,也就是正背那些奔跑而葧几匹,她听到了跑,也听到了四下的惊呼,她只想快詰晢推到上一些,奈何推太笨重了,忽然要改方向很,女子一急,回去,只五匹眼看就到跟前,她歲腷不要掉下湓推暋上的柴倒落地然后自己到一。

她歲,五匹大就到了跟前,上的五人似乎也想不到竟然有有人推晷傻傻的站在路中,五人犁稍微一,他怒竟然有敢路的人,但他葎汶得太快了,根本法段岕下,厏徐不及了,人不推蒏獶子捏一把汗,只要被如此速度的奔麚上,可人的女子十死生。

而就在候,早有准葙北身扑倒被呆的女子,她出到路,女子那柴失去女人的平衡,湓倒下,人以那五酎沚蒚男子次要倒大霉撞柴堆,只葙v位衣男子控跨,他身下的那匹黑甚甚的跨女子的那柴,可知此人的和能力十分。但他身后那四酎沚蒚他那里的控能力,更他在前面那份先知先貉佔感的反能力,第一匹撞上了柴堆,倒人,跟后面三匹也相撞倒,倒人,砸出几米蒏距离,不知死活。





初放 第008章 英雄是痛苦的

女子被北得密密的,佢祏の路上,北周身骨痛,几皮都划破了,火辣辣的,好在北原本是位人,然在校里呆的比在里呆的,可也算是皮粗肉厚,小他不放在眼里。而女子有北佢,然青激烈,可她受到什么,她惊魂初定,才自己被一陌生的男子佤,她知道是男子在刻救了自己,可男女授受不,街被一男子佤,她臊得慌,原本就扑扑的嘟嘟十分可人的娃娃誁,慌忙的推北站起。

用那黑白分明的眸子四下虢N眼,大家似乎自己指指,她的心微微放下。

今衣男子在黑上,看四落倒地的家奴三在呻吟蹠,一昏死去,他心里有气,睇推女子,待仔~看眼不由得一亮,女子然穿破老土,後不多注意她,可仔~看才,女子色饙的美玉,越看越可人。

被衣男子盯,女子不由得把身子往北靠近些,她然懂的事不多,但也能知道那衣男子要是以自己人摔倒借口自己的,那自己就倒霉了。

衣男子越看女子越有味道,那股儿的朴素洁,他心不由得虰睎,看她穿,以自己的家世要得到她在容易借火。他然有心,可是看到周了么多老百姓,他堂堂一有名的上官才子,怎么都不好意思去做。

而候有人⑷匹高大で衣男子跟前停下,高道,“一名兄,想不到能在里遇到你位名人,幛三生有幸……”

“宋兄嚏虙,你我同是四大公子,田某何名人之。”

“今天你我不妨到万芳鶖潎清酒听媚媚姑娘唱上几首曲儿,又或春菲菲姑娘跳上一支舞吹曲,再吟岋艛不痛快?”

“柳兄果然是快人快,道出你我之心,固之所愿不敢,既然柳兄有此意,我田一名自然是不允,只是我四家奴受了些……”

北又⑧匹,三人在上夸夸而,离得北听不到他都些什么,也不靡听,不多,三人三得很重一不知死活的人了,走前那衣男子回望了一眼女子。

那些人都走了,女子打回城的柴被撞散一地,但她的上看不到一半葰歶气,依然是心平气和婉可人,只是俏生生的北道:“、才、沌偑相救,小女子感激不。”

“不客气,ら你么漂亮的女子都忍不住要舍身相救的,我幸出手了。”

北是不太古。

女子更了,她想不到才救了自己的男子是筎箏的人,她不由得偷偷的打量一眼北,她得北袁英俊,可是卓湢衢怪异,竟然剪成那,身体受之父母,能易折?一身打丁的衣服,看彧是和自己一苦。

女子北盯她的直看,她心直,不敢以北,只是羞葭汶回身去,然后去收拾散倒在地上的柴薪。

北也蹲神收拾,纋道,“你叫什么名字呀小……姑娘。”

差小姐了。

北不知道在古代直接一不久的女子名字是十分溏葭,女子忸怩蒏虷N眼北,是回答他,只是音小得很,“小女子姓宋,公子可以叫我巧巧!”

“喔,我未介我自己你呢,北,是北的,北是北的北。”

女子愕然片刻,伸出一只手半掩唇吃吃而笑,“哪有公子介自己的名字的。”

北嘿嘿直笑,他的名字本就什么噱可言,平淡如水,除了介他真不知道怎么介,手快捷的神收拾柴薪,人苦做事,散落的柴薪再一次被束成一捆捆的,接北免蒍魒再神詙柴薪上。

北得累,只是好奇的道,“巧巧姑娘,你打么多柴靰豟么?”

宋巧巧在面北那么的害羞了,倒也敢偶抬起偶望北,音柔柔弱弱,是容易害羞的女子,“我是打柴到城里的,今晚是大年夜,明天就春了,一些人家魙柴薪的,价格也比平高。”

柴?北微微愕,而是的怜,“那你在要把些柴送到那里呢?我恞!”

“怎么好意思麻沀偑恛呢,我自己就行了,我母有事的候都是我送到城里葧,我可以的。”

宋巧巧大的注北,可人的鶁然是扑扑的,“承蒙沀偑才出手相救,小女子感激不,在都快天黑了,想必沀偑葛家人也等急了,就不麻沀偑虛。”

“汒偑汛偑葛叫我,你看我,哪像汎偑?倒像叫花子,你再叫我公子我就づ自容了,你是叫我北或大哥吧。”

“好的沀……大哥。”

宋巧巧看北的造型和打扮,在和什么公子搭不上勾,有想笑,可又不好意思笑。

“放心吧,譬葎,反正我也家可,去哪都是去,恞就ぞ底嘛,不?且能和巧巧你多相Y段,我可求不得天天跟在你身!”

北口花花的道。

宋巧巧羞答,小道,“大哥你怎么可以……呢,像、像筎鉶偟[!”

宋巧巧るR后色詙。

北听得清楚,但他只是不在意的笑了笑,“我,你在前面路。”

在古代,有北种皮和情的人在不多,宋巧巧拗不北,只能空手到前面去路。

北推整柴跟在她后面,看她那葹身段婷婷而走,著屁股微的扭,可人的容回偶回北箏一笑,宋巧巧一回眸所展示出葧情北得柴了不少,估再多一他推起彧不得累。





初放 第009章 婉可人的母女花

“喔虛巧巧,在是什么朝代?”

北很想知道自己到底回到了哪朝代。

宋巧巧回眸瞄了一眼北,看祧是想不到北么葦,都不假思索便脆道,“在是大朝,暍譫武力一四方,到在,建不到百年,在是承德十七年,今晚到明天就是承德十八年,大哥你不都不知道吧?”

北然,何止是不知道呀,直是一﹙水,什么大呀?一了,在北的瞁里怎么搜索都搜索不到一有叫大蒍v中葖王朝。

北接道,“那你知道蝖帝也就是你所的暍譫葳名么?”

宋巧巧左右人,便不怕直呼皇帝的名,“暍譫葳名字叫本山呀!”

北差詰瑢晥柴推右蒏河里,本山?不知道疏暍譫是不是也敏⑧段子相托?

宋巧巧北一副怪异的神色,不由得俏生生的道,“怎么啦大哥?有什么不么?”

“喔譬譬,百路。”

北然愕然于‘本山’他老人家的名字竟然如此NB,大蒍v蝖帝都跟他,但北是譎巧巧的里比得出,所的大并非史所蒏那些照蚘朝代,看古代也有古怪,并非北里的那些朝代。

“那巧巧,你跟我一下大在的大概情……”

天慢慢暗了下,北宋巧巧推絮柴薪的湓沏了几人家后柴已桾部交了出去,回几筎鞏不能再蒏,就是生活。

~路譧巧巧的解,北也大概的了解到了大朝的基本情,大建蝖帝暍譫蝳治武功,是一位雄才大略的英主,大在他一手掌控下迅速崛起,之后暍譫四征,成功一中原,く在四十多的皇帝志手里已是第三代了,也就是疋志是暍譫葳奶偛,大朝生到在,已虓七八十年的雨雨,在整大繁平和,少有襢。然,大所的繁在北代人的眼里什么都不是。

而北和宋巧巧在所在的上官就是大帝郡下的一城。而宋巧巧的家在城郊外不,她和母方秀宁生活在一起,再癬他人,母女以豆腐生,有空的候偶打柴送到城大人家些生活。

“大哥你又是是地方的人,怎么く上官敓,打算去哪?”

宋巧巧是好奇的出了心中的疑惑。

北口的了,瞎掰道,“我小就和位老人住在森林里,老人死了之后我就孤身一人走出森林,走走就走到了里,漂泊依,走到哪是哪,哪都是我的家。”

“那你今晚……”

宋巧巧大的眼睛妗蒗看北。心里北可怜的身世万分同情,和北的候,音越的柔了。

“蹲街。”

“要不……”

宋巧巧歲蚌N下是道,“要不你可以づ我家住一晚。”

“可以?”

北歲道,心里S百肯了。要不然今晚他去哪睡?他可不想像在那鬼森林里一慨木又或憋泥地。

“我家只有我和我母人住,收拾一下的能住得下一人的,不嫌葟我回去住宿一晚。”

宋巧巧一想到自己^陌生的男子回家自己的母ら,得很情,可是她也不忍下救福Y絎心神那么多的北在接路露宿整晚。

北推啷湓在宋巧巧的路下出了城,回到一泥草搭而成的房屋天已完全黑了,泥草搭而成的房屋不大,但有篱笆睖葧扶傖,里面栽了些蔬菜之的,看到圈了几只,母,想是下蛋的,但此得像几襑多,嗯,戴毛的。

北透篱笆借泥草房射出的潎光,看到一穿朴素的獙鵙框在眺望,或是守望,北想,大概就是宋采采口中的母方秀宁。左右一大映下,色Y盼夫的新娘子。

“娘!我回虧。”

宋巧巧脆甜的呼U,接就巧手打篱笆院子的,先北一步走了去。

“巧巧,你靠回虧,么晚才回,娘替你心。”

方秀宁嗔怪。

方秀宁然是在嗔怪,但是她那音很衾柔,玉儿回便走上前握住她女儿宋巧巧的手。

“娘,我又不是小孩子了,我自己照自己的。那些大人家架子大扷,靠等些才理些事儿,一磨蹭也就么晚了,娘你心了。”

自懂事起就和母、姐姐住在一起,后姐姐嫁人了,也就剩下自己和母相依絎,母是自己的全部。

“咦,湓你忘回虧么?”

宋巧巧候不由一,瞄了一眼母,羞葭道,“娘,已回虧,只是在院子外,而且……”

宋巧巧咬了下嘴唇,出去的道,“而且女儿虞人回,他正在外面,要不是他我可能就不能再ら母你了。”

候北知道自己出虧,省得宋巧巧羞怯不知所措。北推啷湓走抏傖里,手把湓斜放下,然后走到方秀宁的跟前好,“晚北方阿姨。”

古代的方式是北有扭,但憖入俗,北也只能慢慢去适。

北借泥草房ё出葧潶光偷偷打量方秀宁,一慈祥秀葎,和宋巧巧有几分相似,只是她的型一些有像瓜子,而且她的比宋巧巧的更白一些,如流云般的黑葒在上,用一明犞蒂﹙包扎,再蝷回后,几耳芏し高的玉女峰上;此多半得有外人敏走,所以她上身网z件牾蒂袖身短衣,几扣自短短的徘始斜向右肩膀以下一葰位置,被巍巍蒘襶獳峰得隆隆高,扣接法合密,北能看到方秀宁体那件牾蒂身小肚兜。

再外面套w件碎花白的厚棉,遮寒冷用的。身下只穿一件微微蒞厚棉褒,很有居家的味道。她整身段看起幧蹜譎著,上挺下,婉,一副妻良母的形象。

和宋巧巧在那里一站,一大一小,婉可人,人忍不住想入非非,北感身体有,好在不至于控制不住。心里大:好一婉可人的母女花。





初放 第010章 干娘方秀宁

方秀宁然想自己的女儿陌生男子回,而且自己又只是穿些居家服,芏何能外人?她看到北打量的眼光在身上,她不由得臊起。

待看到北其衛瑟,也就是成二十而已,想到他比自己的大女儿膏小很多,她心平蚗衎多,犁徂自然,淡淡的微笑,“天气,都屋去。”

她嗔怪的剜了一眼她女儿宋巧巧,意思就是你不么晚陌生男子回家,寡前是非多,到候惹非。

宋巧巧羞怯的低下,俏誁的,只是天黑了,昏暗人看不到。

“方阿姨你添麻虰。”

方秀宁妨一笑,把北屋,“寒舍陋,沋偑恛笑了。”

北目光意一,屋其不算陋,反而是物塞得葮,但收拾得十分整,空就靦小了,一方方葥桌子,旁三椅子,其中有一似乎很久,つ桌子底下了。桌子三碟小菜碗榙在那里,依然冒气。

就是大虓,陋窄,但整,很有生活的味道。

大S有房,但都是的,只是用一色的麻布遮掩而已,十分啻轓意,想祧母女葎生活很鮂,一些必然的生活品都异常欠缺。

方秀宁手麻利的收拾一位置,桌子上搬一椅子下,北坐下,宋巧巧端虧N潎g水,“大哥喝水。”

“!”

候方秀宁宋巧巧打眼色示意一下,然后她就自儿撩_蕧葑v房的Ε,走了去。宋巧巧歉意的看了一眼北,后跟她母了那房。北然年不大,但不笨,自然知道自己一路不明的陌生男子到一寡母孤女家,必然增添她葎麻,她陌生人也有所忌,候方秀宁多半是叫女儿去自己的情了。

不多,母女人而出,方秀宁恬蒗出道,“沀偑腛是不嫌粗茶淡就和我N睎吃涘,后我再你安排慎葷ぶ方,可好?”

北盯方秀宁和宋巧巧相似又各有情的蛋,真的笑道,“方阿姨叫我北或小、小北都可以,千万叫我公子。”

方秀宁北真的笑容她忽然感ら衒切,眼不由得露出了些些的慈祥,望北就仿佛望自己的儿子一般,她本身有儿子的,可是那年儿子和丈夫一起患病死去,所以她才被婆家的人以不祥女人克夫之名赶出了家,那候她大女儿和才出生未癥葙小女儿宋巧巧流落街,苦苦生,一刻ら北真的笑容,激起了他母性的柔,有儿子的那份。

“叫你北儿好?”

方秀宁慈性的音筮箏蒏,仿佛自己的儿子一般。

“!方阿姨喜怎么叫就怎么叫,只要你能心我所。”

北然,然他不知道什么方秀宁忽然性情改那么多,才陌生人有自本能的警惕,候,十分疑惑,但北知道,自己身分文,被人怎么叫都所。

方秀宁听到北可以眼不由得一亮,喜上眉梢,情不自禁的露出了淡淡的笑容,淡淡甜甜的,是最易醉人。

“巧巧你和北儿先坐,我去洗多睎靻。”

完她就走了出去,房是在外面搭矮泥草房做成的,而房上有一的搭棚,四跟大偨上,上面覆茅草作遮↘雨之用,下面有一磨台,旁放有不少家工具,有三楎西用的筐。

她麻利的洗了一筷子和一一碗回到餐桌上,再北剩上。

她手北的候北忙站起接,“!”

北碰触到她的手,忍不住摸了一下,很滑嫩,竟然因操工多而粗糙,十分得。

方秀宁望了一眼北,北神色自然的坐在那里,似乎才那一摸是意外生而不是故意的,方秀宁暗自怪自己多心胡思想。

三人三碟菜,其中一碟是豆腐,有一碟便是青菜,另外一蝶是瘦多肥少的襳(古代肥肉瘦肉便)三人吃人的量,自然都不,特是北,一男人的量必然很大,又蚙那么久,涘然方秀宁和宋巧巧都刻意少吃,留多北客人,可北也只是吃四分而已,但北足了,隔成十天,靠吃了龘食菜,而不是生肉野果,他足了。

其徙不是米,而是玉米……是大部分玉米和小部分大米一起煮熟的‘浼’,但已艾日—大年三十晚所能吃上最好的菜了,平他晚徙只是吃些西拉拉的粥而已,更有肉吃。北不知道些,但他能感受到家庭的苦。

“我看你未吃,要不然我等一下再煮些面你吃。”

方秀宁要收拾筷子和碗,但宋巧巧婷虐,她便和北瞌。

“虙虙,不用麻阿姨你了!”

“肚子怎么可以呢?”

北本想不用么麻葰,待看到方秀宁那份Q葠并情仿佛一慈的母N般,不出口了。

“北儿,我听巧巧,你自己一人孤苦伶仃依恥蒗在外奔波,你有葒什么打算?比如安定下,安安份份找譎儿做,好依恥蒗流綃呀?”

“我未想到。”

“那你了今晚明天又打算去哪呢?”

方秀宁切的道。

“我不知道!”

“要不然我恞在上官繓看有有合适的事儿适合你做的先做,比如在酒、食肆里打打又或些大人家里扢,有安定有份收入,只是不知道北儿你有有打算?”

“好呀好呀大哥,你以后就住我家……”

宋巧巧洗完筷子和碗回到的接上。被被方秀宁嗔怪的眼神把后面的半句瞪了回去。低噙噎葎偶在一上。

“儿,你可曾成家?”

方秀宁忽然突兀的么句。

北苦笑,成家?才到里多少天?以前都家,今更。“我至今一人吃全家不!”

“扑哧!”

宋巧巧忍不住笑出敘,“大哥好逗哦!”

北,他很想葾獶子:其那在代都快被身一族る虰。

方秀宁想笑,但她笑不出,她譬巧巧那么,她能体く北一句俏皮里含的那分孤和凄,她不怀疑北的,因在古代,人即使撒後不o人的存在于世与不存在于世鉧,古代是迷信的,人敢撒北种,北也必要撒,所以她信了,信北是孤苦伶仃的一。此祥眼充虮慈,竟然迷离起,伸手楢北那短短的,柔的道,“北儿,我收你做我偎恛以后就不孤苦伶仃一人了,那就有心你疼你的母,有巧巧做你妹妹,里以后就是你的家,你想住多久就住多久,永不有人赶你走。”

る情,方秀宁佤呆呆的北,她的身体葎隘,她心里想:我的弘儿死的候比北儿大三四!

北都是孤苦伶仃的一,在孤儿院老院是唯一心一下他的人,后筧虫之后就人心他了,到在荳,他依然也是孤的,可候感受到方秀宁怀里的暖和切切的真情的Q,他眼慢慢的蒙上了一水,此他心底方秀宁那身体有蒟猥,即使她的怀抱真的很柔。北只剩下拳拳的情与感,孤的人不容易感,但在情一心坎儿上,孤的人是最容易感葒,北情不自禁的呼喊一句:“干娘!”

方秀宁柔的身子箏一,那秋水般的眼睛落了下激葒水,那水嫩白的蛋滑下,“好儿子!”

宋巧巧不知道她娘什么么激,但她看到娘落了她也忍不住流下,上前面伸出手抱方秀宁的脖子,而哭。

三人中,一想哭死死忍住,因他是男人;淑的女人暗自垂,心有甜蜜;另外一俏可人亭亭欲立的女子是母落,自己也忍不住哭出敘。一油杰得不亮的泥草屋有凄凄然。

好一儿,方秀宁偷偷拭干上的水,松北,再神獙儿宋巧巧擦了擦蛋儿上挂葷痕,微笑道,“好了好了,我高才,我巧巧都大姑娘了,哭得像花s,以后怎么嫁人呀!”

“娘……”

宋巧巧羞得扑到方秀宁的怀里,偷偷的瞄了一眼北,不依的撒:“娘你故意笑王儿的是不是,我才不嫁人,我要永陪伴在娘的身,娘你分。”

方秀宁露出欣慰的微笑,微嗔道,“男大婟獚大嫁,哪有不嫁人的姑娘,出去不笑里!”

“笑就笑好了,反正只要我娘_心心就好。”

北看⑷母女情意切的存,不由得有羡慕。方秀宁望了一眼北,伸出只玉手北,“北儿,我的好儿子,你以后也是我家的一,巧巧的娘也是你的娘,今晚你睡巧巧的床……”

“啊……”

宋巧巧未等方秀宁完就ま虒耳根。

方秀宁瞪了一眼宋巧巧,道,“而巧巧就搬和我睡一起。”

回宋巧巧更羞,都恨不得把自己的埋到她母葎身体,有候反度也是一种心蒆桶,不知道母豎大哥怎么看自己。

在家里方秀宁有葛,然她不彎不,反而是暾似水,可是北和宋巧巧都不愿忤她的意思做事,安排也就驨虛下。





初放 第011章 占干娘便宜

古人到了晚上一般都什么目,不像代人一有些消遣玩物,所以大多早睡,一般都是洗完澡就各自回房休息。

北睡在自己的房里,准确是宋巧巧的房里,床和被都有更,上宋巧巧臊得慌想董,可有第三可,于是北在身上的被子曾彾宋巧巧可未出的可人儿。得床和被子散出淡淡的不似于香水的女人体香,北歧念生,是忍不住浮想起才洗完澡色清出淤泥荷花一般清可人的宋巧巧,苦衣掩了她的美貌,禋明珠蒙,可清洗后才能看出她的真蹛,浮沉洗落蹦西,因在家的原因,然是包得,但穿不多,才示出她的身段,俏,那葛襶獳峰然有她母方秀宁的那么高,但也初具模,[十五六的女子,已靾育良好了。

北躺在床上想想,宋巧巧可人俏,人忍不住想呵,而干娘……不行想她。

可很多候越是不想去想的就越想到,北瞁里浮出第一次ら方秀宁葥感,那是一种人安祥的的美,秀清婉的蛋,柔和慈的秋水眸子盼人舒心气和,而那襛獳峰就充虮惑的肉感,高而大,而挺拔,那牾肚兜的瞥到……北想想就得下面得很受,北一身,背Ε,量自己去羊,而不是想牷娘和她女儿宋巧巧的身子,极其困乏的北才迷糊的要睡,可候离初躺下床已有三齎蚔。

正要睡葷北迷糊的听到微的斁,北知道是干娘方秀宁,斁X直で北床才停下,然她量自己斁不可,但人般警惕的北即使睡徉十分警,是听到了。

方秀宁把油筰箏放在一,然后哈腰北掖被子,那襛獳峰更加的高憀漾了,而她s孎是一儿子睡不塌汛被子而冷到的母。

熟女的体香く北的鼻子,激北体葑。

“啊……”

一筘呼,是方秀宁出的。

只北忽然身佤方秀宁上半身段,而柔,方秀宁本是哈腰北腋被子的,北么一,她站不,趴北的胸膛,一籚,北烈的男性气息,感受他大而葛胸膛,而有力又暖的怀抱,方秀宁胜雪容染~片。

方秀宁又羞又怒,正想喝斥北。听到北般呢喃的音:“娘……娘……你在哪呀,北儿好想你哦……”

方秀宁看了一眼北,他一副熟睡的模,想他如此也只是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而已,北不由得又好气又好笑,有葎怜,北抱,只是伸出手筧箏楢北那气的,喃喃的道:“可怜的儿,睡都般不塌,多半在里想起娘虎。”

北招混了去,不由得心,北的捙譫在方秀宁那柔高的玉女峰上,熟女乳香熏得北高,忍不住箏扭R下,感受那份柔貏舒适。

“唔……”

方秀宁禁不住箏吟了一,再看一眼北,他是一副熟睡的模,不禁怪自己多想了,又自己的身体反感到羞,更才禁不住的一羞人的呻吟羞愧厖,誁的虭。

方秀宁箏蒏北抱中抽出身,再他掖好被子,才端油筰蒏葠葠回自己的房去。

北慷虷,一直等到她离北才w眼,北心里暖意,多半此翻靠被子他也不,心里回味才那一抱的美好感,他邪邪的笑意睡了去。

新的一天新的始,但北很郁,因他昨晚坨蚐,先是自己第一獎人也就是野外弄的那牾熟美人,接方秀宁那秀清婉的,再接下就是宋巧巧那嘟嘟十分可人的娃娃,三獎人昨晚在北的瞁里呻吟承,于是早上醒,岈网虮N大,受得。

北以自己起得很早,才自己是最蒏v,院子里那口水井放w木捅,桶耳有一麻,是打水用的,木桶旁放w木制的洗,偶里放w慎毛巾和一筎似于擦牙用的西,想是北洗用的。

而候少女巧巧正院子里晒衣服,一身淡青色的裙子,挺新的,是年添新衣了,裙子躆,但搭配那件棉就靦有新交替不自然了些。而玉女峰微微起优美的弧度,那黑黑的候披散,不做梳,后面看去,色瀑布一般流而下直遮住她挺的小屁股一半,仿佛日本漫里那些唯美的美少女一般。此祥捙撩起袖子衣服。

听到北的斁,她斁,不粉黛的素面俏可人,她北醒,不由得一喜,甜脆脆的叫了,“……哥哥早!”

然昨晚睡之前她娘方秀宁就叮祖以后改口叫北哥哥的,可她是不,而且少女的心思有葒西,所以她叫哥哥的候加上了北的姓。

北笑道,“早,太都快晒屁股了。”

宋巧巧一,不知道怎么接上北的。

北打上井水啻的洗刷一下,宋巧巧惊乍一,“啊,哥哥,你怎么洗水呀,我你打水去,娘虰水的,叫我等你醒了告你的,我一下子忘告蚋,你等等,我你打去。”

“不用麻虰,我都洗完了。”

宋巧巧不好意思的站住,北接起卑b桶向陋的浴室走去,宋巧巧奇怪的道,“哥哥,你干什么呀?”

“洗澡!”

“你佑身体的,不行,你等我,我你添水,等我喔!”

宋巧巧拿起水井上的木聶柴房也就是房跑去。

北本水冷水都所的,他洗水了,即使在是冬天。可他看到宋巧巧如此也不好拒,便由她去。

望護巧巧挺的小屁股一扭一扭的跑,北心生欲念。

宋巧巧不多便小心翼翼的端葶水走,醏u下是走浴室里,把水箏放下,“哥哥,水我就放了,你把水混冷水里就不太了,要不然冷感冒的。”

“你的手怎么了?”

北看到她右手了一大,她然刻意遮掩起,可北是看到了。

“、什么,不小心虰N下。”

北心疼的抓起她的右手,看到睬泡才微微放心,“你呀,我情愿洗水也不想您受!”

宋巧巧可人的本就微微泛,被北抓住手后又听到北切的,她的几乎能滴出血,既甜蜜又羞,隘亙艏,恨不得把っ上,羞答答的,舌y孎打似的,“我、我、我不要。”





初放 第012章 甜甜的巧巧

北看宋巧巧么一副低羞了的偨,忍不住伸手把她俏葹身子敤Q里,柔道,“巧巧,你真美。”

宋巧巧更羞了,抗拒扭葒扎了一下,不大用力,根本扎不了,仿佛是男性的气息熏得她身子越越柔,手在北的胸膛上不敢,魖T道,“哥哥……你、你不能,你放我。”

“不能哪呀小巧巧?”

北嘴角挂淡淡的微笑,他容易害羞和葾巧巧十分可人,她那份朴素的清和婉能不自然的北想抱她她,呵她。

“哥哥……”

宋巧巧羞答答的呼U,仿佛是在表福心里的羞赧和北蒏的抗。

北伸手箏蒏塶抵她那葭下巴,抬起她那是羞意的蛋,只她艾潮,眼葽,那羕的睫毛箏蒏,呼吸也有慌,仿佛此祥葙心一般。她羞得微微撇去,不北火辣辣的目光盯自己的。

看她那葭小嘴,忍不住用手捧住她那可人的娃娃,俯去吻住她的嘴唇。

“唔……”

宋巧巧一震,整人仿佛呆住一般,那羞的眼睛箏蒏w,哀怨又柔情似水的和北的眼睛,她看北漆黑的眸子里散柔和怜的光彩,她又羞葭上了。

北葽佤祏柔柔的身子,舌在她的牙打,找腷破口。

可宋巧巧得死死咬住牙,北使兜身解都不得入,北松自己的吻,道,“巧巧,咬奷。”

“哥哥,我怕!”

“怕,松嘴哥哥吻您,很舒服的。”

北鵘。然宋巧巧w娃娃,十分可可人,但她今年快十六虜,在古代,十六的女子很多已嫁人,并且生了孩子的都大有人在,所以北吻她然有种拐未成年的檍感,不檍感不重。

北再一次吻上宋巧巧那迷人的嘴唇,一始宋巧巧是很,咬奷獲筑死的,慢慢她放松了,北逮住机詏舌癙去,她的小舌睙,一大手不安分的伸到她那挺的小屁股上摸索。

宋巧巧手在北胸膛上阻止人鞍更近,根本及不了下面,也就任北在她那挺的屁股上所欲。

北葙揉搓護巧巧的,嘴上忘情的深吻,吸取她的津液,宋巧巧身子越越柔弱,最后几乎站不住,只能伸出手佤北的脖子不自己滑下去。那的玉女峰在北的胸膛上,北一舒服。

宋巧巧迷糊感ら北一只手下面一直往上摸,她急喘气起伏,吟一,一只玉女峰落入北的魔爪之下,宋巧巧忙伸下手鍧佢北那只不安分爬上山的大手,但已阻止不了北揉捏了,她力的拔拉北那只手,可北已~始揉搓了,她一酥,鼻子呻吟出,“唔……”

手也力再抗拒北祛襙獳峰的。

北直吻到宋巧巧几乎喘不气才松嘴,宋巧巧急呼呼的喘气,玉面仿佛一齎透了的苹果,一被北吻得有的小嘴微微的直喘气,眼不敢w看人。

“,舒服?”

宋巧巧根本不敢回答北的只是把埋到北的怀里,身体箏蒏浶,葖道,“哥哥,你、你揉、揉我那里了,我好、好受。”

“巧巧,你里小,哥哥我恞揉大它,到候超你母……你在,大了就漂亮了。”

北想起了干娘方秀宁的那襛獳峰,那才叫‘惊心魄’呢!

“哥哥,你、你蚋,好羞人,唔……哥哥,你捏痛我了。”

“巧巧,娘呢!”

“娘去找阿姨大夫了!”

“啊,娘病了?”

方秀宁北的感既像慈祥的母又像柔的大姐,北很祟。

“不是啦,娘悉衣服穿,想做件你,但是家里布了,又炔,所以娘城向阿姨大夫借些布,等我有蚔再回啾阿姨。”

宋巧巧候慢慢了人的密接触,瞋不再巴了。

“借?”

“呀,阿姨是大夫,困的人去她那里看病是不要蒔,只收些而已,她人的可好了,上次我病了就是去她那里看的呀,她不收娘的,我娘我小候以前多得她助我家才熬得呢!”

宋巧巧清脆的道,“只是我不喜祫丈夫王凡,每次我和我娘到他家看望大夫他的一直冷冷的,好像想赶我和我娘走一,我不喜他,要不是想看望大夫的我和我娘才不去他家呢。”

宋巧巧意的北更深的了解到干娘方秀宁活葷不容易,更是体く祒自己的那份Q和慈,同彥﹎睒蚍北作N男人的任心和保欲。

北宋巧巧的慢慢消退,剩下的只有疼豲Q,子里想的不再宋巧巧俏的,而是怎么提高干娘和巧巧的生活水平,不再禋受苦受累。

北在宋巧巧的嘴上箏一啄,制性的自己留祠葙身子,箏分祟,看護巧巧羞怯躲的眼睛,道,“巧巧你先出去,我洗完澡后你我去城里逛一下,好?”

“恩!”

宋巧巧怯生生的用鼻音回答。

北忍不住再一次啄了一下她的嘴唇,“快出去准Y下,我洗完澡就走。”

古代大年初一上人是不作不出的,一般都是祭祖又或是一些獙す饒蝞里上香福、祈福,宋巧巧然平什么空,但今天是春蒂第一天,家里然有大富人家那搞得那么的隆重喜,但是按照俗不作一天,至于出,她么多,未出上官,在上官蕓灑怎么都算不上出,而不想拒北的要求。

宋巧巧出去了,北上下依然是昨晚偷葧那件少丁(五)的衣服,再把那件伴他代到古代的底下,一股腥味敏,而胯下那兄弟正因譎巧巧的原因依然士气高,北苦笑……





初放 第013章 干姐姐

北出了才看到干娘的房屋原是存在的,周有居,只是周不都能看到一些稀拉拉的村落,早晨炊渺渺,很。

和郊外那些村落相比,上官城就多了,游人如,大人小孩各半,才子佳人也不少,甚至几捎破肮的乞丐,些人上不挂新年的喜。酒食肆、布店茶庄、路小、街嚏耍……是生活的,新年他是蒔好机。

上官是有名的獮之,河流穿梭如网,即使在城也是河流布,城外有羍南北的大河,,、陶瓷米茶,走南北,都是生意,生意人自然要吃要喝要住,而上官就是衎絟葙敶站和中站。

然,河多了自然不少,小船更是不可缺,有些船上站才子、佳人箏划,很浪漫,有一些才子和佳人停船相,才子虎博得佳人注意,正在那里吟岋吟弄月弄才采,好不痛快。

北護巧巧的玉手在街道上逛,四留意有有合适自己的工作。宋巧巧被北手的候几扎,可北始不放祟,她也,只能羞答答的低被北拉走。在街道上男女手的不多,也少有人像北做出‘俗’的行,那些游人不葥投异葨目光,但今天是大年初一,夫妻出游葎不少,自然也人什么,都以北和宋巧巧是口子。

才子力自然是博絎名,可北在力什么都幬っ,逛了一齎,然不敢誋瑢上官城逛完,但好歹也逛了么久,找到一份合心意的工作。

宋巧巧不知道北今天什么出,以他是想游玩一下,于是道,“哥哥,我想看的就到河上,那里每到日可蚕,那里有很多高,也有很多,我以前和娘上香拜神去那里,每一次都很的,真的,靬悚的。”

北微笑道,“我叫你出就是想你我到走走的,可你是走在我后面我拉你走,好像我才是路的一。”

“那、那哥哥你放我的手,周葖人都看扷,好羞人的。”

“有什么好羞人的,彎虎,摸也摸了,拉手又有什么好羞的。”

北故意羞她,知道她容易害羞,一害羞就蛋扑扑的,很可人。

果然,宋巧巧听北么一,可遁形,只是羞耷啾上玉面。

北不忍再禋堪便道,“好了,我并肩走就行了。”

“恩!”

“我不那什么河,你路。”

“河就是大河呀!可蚕……”

宋巧巧快的解。

河周鱖然,船船去色穿梭的游,多人,摩肩接踵的多半也就是么一回事,新年里人多倒好,竟不能出,拜了祖之后自然就近逛,人自然多,可新年里船也么多,可以想象平有不能出限制后有多少船只在()河上穿梭。

河垏道上水蒟,穿得像北偨葛人有之,穿衣服佩金玉石的亦有之,而且不少,并且大多都扷獚家奴仆人,坐又或羋子,些大多都是些融人,她ぎ一上香祈福的。因一有很多蝞,比如夫子、佛寺、音亭、玉帝祠等等,在些蝞都虮人,大多都是獙和孩子,排等上香,在里人人平等,不官你是高官家眷是苦民,了就得排,後不敢在神的面前跋扈,在神面前留下不好的印象。

些蝞扛得是一繁的街道,甚至比膏繁些,一、二、三、四不等的房,最高的五,要不是有一水塔的那五高的就是最高建筑了。些木构造的房古色古香,大潾高高挂,前葾上,更添新年的喜气氛,那四的下大,彩巾招、俏影婀娜,二十打扮妖蒂獶子正路蒏男性招手拉扯,相互客一般,笑嗲,在河的都能听得到,而那沏、、不少,和北是獙不同的是,那醏沚、坐、乘蒏大多男人,而且都是些衣冠楚楚的男人又或是度翩翩的才子,不一例外,些能逛那地方的人岈里都有几。

一是蝞另一是青妓院?北苦笑。

而候宋巧巧用力的c北的手,一喜的呼喊:“姐姐、姐姐……”

不多,一蹎人挽w筎似于木盒的子盈盈向走,美人也就二十八左右,身影、面如糕脂、俊俏,如云黑半挽微,插一支玉,R朵布葾桃花,后披垂下,她得粉背款筤走迎微。只她裙白衣,明腰彽,璋身段更加婀娜,款款而。

北看得眼都直了,宋巧巧那句姐姐北知道美人便是干娘方秀宁的大女儿宋小惠。

她喜的上宋巧巧的手,艘天,“巧巧,怎么就你一人,娘扎?”

“娘是去阿姨那里了,借布哥哥做衣服。”

宋巧巧大姐后心得很。

“哥哥?”

宋小惠望了一眼站在宋巧巧旁蒏北,ら北衣冠破,眼神邪魅色色的盯自己的看,不禁又羞又怒,不好作,惟有恨恨的瞪一眼北。

“呀!”

宋巧巧拉護小惠的手她介北,“哥哥是昨晚娘的偎,也就是我哥哥,你不知道呀,哥哥可害了,要不是他救了小妹,小妹在可能再也不到姐姐你了。”

宋小惠听了妹妹的北的感官也不再那么差,她然知道娘葎心理,她不由得再新打量一次北,短,犞皮,眉星眸朱唇,英俊的,高大葛身材,是不可多得的美男子,只是那眼神……色了些,也不是太人。

北上前一步候道,“姐姐,姐姐你真漂亮。”

宋小惠犁一,微嗔道,“哪有你夸人的,像筎鉶偟[!”

“姐姐本就是天姿牖嘛,我只是照而已,哪想那么多。”

北深得屁之道—皮驙!





初放 第014章 我不坏坏

宋小惠有不好意思的,是幽幽的道,“我哪有你的得那么好,也只有你才姐姐而已,你不是取笑姐姐么!”

“姐姐要是不信的小弟把心挖出你看!”

北作就要拉胸膛衣服。

宋小惠尖俏俊秀的微微泛,偷偷虢N下四周,急嗔道,“姐姐信你了行吧,油腔滑舌,敜都不知道拐多少良家女子,我看娘就是被你哄到了才收你做偎葛。”

北嘿嘿直笑,祛眨了眨眼皮,“那姐姐不我小弟呢?”

北心里想道:我小弟的同便把我下面的小弟弟也一起蚋吧!

“你一抉就死皮相的喊姐姐了,想不你都不行啦!”

“那太好了姐姐!”

北趁机快的抱住宋小惠的柔柔的身子,快的在她那滑光洁的蛋上N口,然后快的松。

宋小惠和宋巧巧都呆住了,在大街人人往,被一男子抱上一口,多尬,即使是夫妻也不有么放肆的,何只是人的干弟弟?惹人的禋膏不要活?宋小惠玉面霞布,又羞又怒又气,“你……”

北忙道,“姐姐不起,我只是太激虒,忍不住想和姐姐密,所以……”

宋巧巧姐姐好象真的生气了,忙出道,“姐姐,其哥哥很可怜的,他以前是摎儿,有人的,到流浪,后才被娘收偎,所以他ら姐姐才失,姐姐你生哥哥的气好不好?”

宋小惠本羞怒异常的,可听了北的后她不再怒,但羞意在,剜了一眼北,“下次再么放肆姐姐不理你了。”

北心不由一,是道,“是的姐姐,才只是知道有姐姐心里心,一心就……”

“你?”

“喔,不不。”

北心里嘿嘿直笑,回味才那規香的感,宋小惠然弱弱有佰瘦,可腰那股柔是很足的,而且胸前那完美的玉女峰十分挺拔,性十足,不小,在胸膛上的感袉絟,很柔很,只是不知道她的屁股怎么。

“虛姐姐,你里是不是上香的?”

宋巧巧自己最在意的人矛盾化,又恢复了好心情。

宋小惠恩了一,道,“你姐夫和姐夫的家人祈轎,然后再你和娘求獎襞愿。”

而候一豎十六左右的人亭亭走到三人上站住,只螏人蛋文,气典雅,w股饎气息,一眸子平清澈,很知性。

身只一件裘花比甲束高挺的玉女峰,那道弧差北直呆眼,比甲上面上嫩白的脖子和秀气的骨,那串小的珍珠玔添了她一些气,和饎气息相映得体,一黑的成趏在后,一扇形簪斜斜插在上面,禋葙情健。比甲外面穿w件蒏大袖歿,w支玉色胸,精致而雅美。身下是一青色裙,迎波,走前面身体,微微示修的美腿形,真是美十足。

只她清宋小惠道,“嫂子何事耽上香良辰?”

她本是等得有久了,看到宋小惠和人在福才催促的,候才注意到上的人,“喔,巧巧也在。”

她杏眼一瞥,看北道,“位是?”

宋小惠微笑道,“文琴,位是我的娘的偎也就是我的弟北。”

北祛致意一下,她是淡淡福便不再理北,而是微急的宋小惠道,“在少人了,我赶快去拜菩吧,等一下又多人了。”

宋小惠想和宋巧巧多的,可她和丈夫的妹妹也就是蝮琴好了午在送子音里上香的,候蝮琴催,她也不好再呆下去,匆匆宋巧巧和北告一便和蝮琴一起走上音台,求子去了。

北好奇的讕巧巧,“上面是什么,怎么都是些年蒏蝶人在排?”

“送子音呀,她求、求子!”

宋巧巧回答。

“那我的巧巧要不要上去求一求呢?”

“哥哥……”

宋巧巧不依的垂打北,羞得貁布一,“你欺我,我回去告娘。”

“好呀,告娘我虎你……啊……”

北看護巧巧羞赧健的偨就忍不住想逗她,不想宋巧巧羞到了极,恨恨的抓住他的手臂_小嘴咬了下去。

“不起哥哥,痛不痛?”

宋巧巧羞葭葶虷N眼周,ら人人往的多少人看福才微微放心,但北喊得那么悲,她又怕真的咬痛了北。

“譬,恔而已!”

“哥哥你坏,大坏蛋!”

北嘿嘿直笑,心想:我不坏坏?

“虛,我那去看看,那綏象更有趣些。”

北指了指河的扛道。

“不去,娘那侏衷多坏女人,叫我去那蒏。”

“那你知道那蒏獶人怎么低法?”

北邪异的笑道。

“……”

宋巧巧那蛋又始了,ら北一副取笑的模,她不由得大嗔:“哥哥,你、你老是欺我,下次我不跟你出虧,哼!”

“那我自己出迷路了怎么?”

“么大了迷路,羞人啊!”

“迷路了可回不虧,也看不到我的巧巧了,那候就了!”

“我不要你迷路,哥哥,你出的候上我好,我您路。”

宋巧巧一的真,但那份依是如此的。

北拉起她的手就走,她起先扎一下,但用,最后只能任北再一次她。河岸特是一段,几乎多路,大小灥,可わ段的繁程度。





初放 第015章 四大才子

北拉護巧巧了,正好几夫抬⑷座一模一葨罶子三人的身,其中一只子的窗帘被一只嫩白修的手拔,透子不大的窗子,只一清獚蒂容四望,嘴角挂愉葠弧度。

北惊一瞥心仿佛被触,心底睔音:好清好俏,不知道另一子里的人儿是不是也般惊旁人呢?

座子被抬到不Y酒口屙下,然后北ら身形几乎一葨俏影而下,接被恭敬的店小儿迎了酒,北非常惋惜只是才惊一瞥才看到其中一葎容貌,在只能看到背影。

“那位姐姐好漂亮,是不是呢哥哥?”

宋巧巧不硥意的道。

“是很漂亮!”

北宋巧巧神色黯淡,一綖笑,接道,“不福再怎么漂亮都有我巧巧可人,引人怜。”

北的是,然宋巧巧不是人惊蒂那种美女,可她和她母N,是那种男人了就想娶她妻好好疼不禋受到半害的女人,婉可人,惠秀,种女人才是男人一生的最,持久不。

宋巧巧被北鞍心里甜甜的,仿佛喝了蜜一般,神色一甜,忍不住露出了微笑,又有忸怩,而不知掩自己心情感,就是宋巧巧北怜的地方。

“哥哥,那我在去哪?”

北未得及回答宋巧巧的,一低沉的蹄敏,听知速,不快,可是行人是忙不及的躲,心里都很不爽,北也很不爽,听到身一些姿色平平的女子籚:“啊,是上官四大才子……”

四大菜子?菜是川菜,又或北菜甚至大白菜?北望去,只四人中有三是昨晚蒏,其中一是差沚麚上宋巧巧的哪衣男子,另外一北蒏,年瑾是最小,十三四的模,或嫩,是四大才子中最俊气的一,只四大才子在上,衣冠,神色容,而且都得不差,丰神明目未先笑,且不他能不能算得上大‘菜子’,但就份容和溈,也在不凡,起就不是北身上五敗丁的衣所能比的。

四大才子的目不是北目所能及的万芳和相隔不蒏春剎粗,而是才那牾玂子走去的敿酒。他北身蒏候那差撞上宋巧巧的男子忽然望到了宋巧巧,宋巧巧羞葭聶北身靠了靠,那男子不由得望了一眼北,北一身寒酸的穿,他眼中几箋貉不屑。

北望四大才子走不葙敿酒,北讕巧巧,“巧巧,你有有听四大才子的事?”

宋巧巧虰又虤。

北笑佷虣N下她的鼻子,把她蚕大,又好气又好笑的道,“你又又葙,什么意思嘛?”

宋巧巧柔柔和和的,“我是因我听人家他,是因我知道的不多。”

“那你你知道的,知道多少就多少,我很好奇才子到底在一回事。”

“听人上官的四大才子分是上官五大家族中的田家的公子、宋家公子、家公子、柳家公子,四大才子具是上官有名的偎,也是年一蒏佼佼者,他常聚在一起研究歌琴棋,又或游山玩水,吟弄月喝花酒逛青,所以比有名,大家就他四大才子了。”

宋巧巧平平淡淡的述,“我知道的就以上那些!”

“五大家族,那有一家族呢?”

“有一家族姓,也就是我姐姐夫葟家,家做生意可了不起了,听我娘,上官大多葥靶都是他家葟,甚至在郡郡府州都有扎!”

“才那小惠姐姐叫的文琴是家的人吧?”

“呀!不我只禋和我姐夫而已,可是我也有好几年我姐夫了。我娘又不我去家看,我姐夫家的人也敬我家,每年只有春期我姐姐回我家住几天,其他我就是想一下我姐姐都不行,我我娘什么不我去看姐姐,我娘她又不回答我,只叫我去姐姐添麻,我怎么添麻姐姐呢,我不知道多听。”

北微微愕,始想不明白わ底怎么一回事。

“哥哥,我快走吧,不要站在里,我不喜里。”

宋巧巧拉北道。

北一看,才不知不的站在了万芳前了,要不是他穿破,而且手拉護巧巧的手的,估他那么一楞早就被口那些明目‘拉皮’的小姐潾去了。

北然不种地方有特葒想法,只是有絰奇古代的‘小姐’到底如何做‘生意’而已,倒不想わ方泄。不是他有多高尚,而是他得未到有女人可泄的地步,眼前就有一可人儿,要是狠下心的,今天早上在浴室里就把她正法了。

而候天空起了雪花,人都有异,但ぬ大惊小怪的地步,竟每冬天里都下雪的,他之所以异的是,雪下得比往年了些。

“哇,好美!”

宋巧巧伸出只手接待下葧雪花,宋巧巧即又嘟囔道,“雪也不知道下到什么候,可耽蚋低澍才好。”

北所的笑了笑,他多少注意宋巧巧的,他只是在想,工作是找到,又,怎么才好。

不能一子犋娘自己,不行,自己要祑和巧巧可人儿,至于怎么嘛……嘿嘿……

北笑得有又有,但掩不住的心,因他看到了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。候他和宋巧巧已走到了敿酒虩跟前,是一鑨高的酒,可莉葛模,只敿酒葩前w牾蒂牌子,上面饎三体:“偛”在三坎体旁有几小字体:有!身份不。
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!
共1条数据,当前1/1页

返回首页返回顶部久草在线中文字幕,久草在线影院,久草在线福利资源站,久草在线免费视频在线观看

友情链接: 丁香五月激情   草榴成人影视   中文成人在线品色堂   俺来也俺去也   狠狠射影视   啪啪视频在线   奇米视频在线播放   大香蕉青草在线视频   丁香五月啪啪>   九七超碰视频在线   伊人久久综合网   奇米影视  

免费成人抖音app 更多

久草在线中文字幕,久草在线影院,久草在线福利资源站,久草在线免费视频在线观看- 最近更新- 热点新闻- 反馈留言- RSS- Sitemap